<tr id="2okqm"></tr>
<sup id="2okqm"><small id="2okqm"></small></sup>
<rt id="2okqm"><optgroup id="2okqm"></optgroup></rt><tr id="2okqm"><optgroup id="2okqm"></optgroup></tr><rt id="2okqm"><center id="2okqm"></center></rt>

《踽踽独?#23567;?#20108;、仙人跳

96
张厌墨 Excellent
3.3 2019.02.23 11:33* 字数 4741

张离从睡梦中迷迷糊糊地醒来,沉浸在刚才梦境里无法自拔,像是痛苦地重新活了一遍。生活就是这样令人无可奈何,有时候越是想忘记,记忆反倒更清晰。

砰砰砰!刚才梦里的敲门声还在继续。张离揉了揉眼睛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,才发现是真的有人敲门。张离打开灯,看到手表上的时针正好处于12和1之间。

“谁呀?”张离小心翼翼地问。

“是我,小琴。”门外传来甜美的声音。

张离快速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这个名字,并没有发现与之匹配的任何信息,但张离还是鬼使神差地打开了房门。一位打扮得非常清凉的姑娘像一条泥鳅似的钻进来,大大咧咧地坐到床头,?#20284;?#24352;离昨晚喝剩下的半杯水,一股脑地倒进肚子里,满意地咂了咂嘴。

张离小心翼翼地提醒她,“姑娘,你好像走错房间了。”

自称小琴的姑娘并没有正面回答张离,先是对着他笑,然后凑到他的面前,缓?#20309;?#36947;:“茫茫人海你我相遇,这,应该算是缘分吧?先生,这么深这么长的夜晚,一个人寂寞地度过,不觉得凄凉吗?”

张离这才?#20174;?#36807;来,这姑娘应该是只鸡。无论是从动物角度还是职?#21040;?#24230;,张离对鸡都不排斥也不反?#23567;?#20182;只是觉得每个人都以不同的方式活着,外人只能看到表象,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才能体会。张离虽然没有嫖过娼,但是在他的印象中,干这行的女人?#24049;?#30452;接,一般见了面就是开门见山的四个字?#25353;?#21733;玩吗”。但是这个姑娘却很文艺,尤其是“先生”这个称呼,让张离想起了“不是爱风尘,似被前身误”的青楼才女。

可是张离本来就不是一个风流的人,再加上一路奔波劳累,更何况刚才的梦境又让他重温了一遍痛苦的回忆,此时此刻他根本无心他顾,只想安心地睡到自然醒。

于是张离说:?#25300;?#19981;觉得寂寞凄凉,不好意思,我要继续睡觉了,你还是去找其他的客人吧。”

姑娘并没有要走的意思,而是继续问:“你是觉?#26790;页?#24471;不好看吗?不?#19981;叮俊?/p>

张离摇了摇头。

“那就是?#19981;叮?#26082;然?#19981;?#23601;?#26790;?#30041;下吧,我什么都会,不会让你失望的。钱,你看着给就行,一千不嫌多,一百不嫌少。”

张离从来没有想过妓女也可以如此直爽,但他还是有些为难地摇摇头,说:“不是钱?#22856;?#39064;……”

“那莫非是你?#22856;?#39064;?”姑娘的眼神带着疑惑从张离的脸上游离到他的下半身。

张离连忙争辩道:?#25300;?#26159;个正常男人,没什么问题。”

“那为什么不要我?你是不是觉?#26790;?#19981;干净,有病,专门出来报复社会的?”姑娘有些不高兴了。

张离连连摆手说:“不是这个意思,我只是……怎么?#30340;兀?#27809;这个心情。”

姑娘还在坚持,可怜巴巴地说:“先生,你就?#26790;?#22312;这儿待一夜吧,明天一早我就离开,从此各不相见。每个人都不容易,你要是不留我,我都不知道今晚要去哪里过夜。你从?#25970;?#22823;?#26174;?#30340;地方来到这个弹丸之地,?#21046;?#20559;遇见了我,这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……”

张离打断她,好奇地问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从很远的地方过来的?”

姑娘站起来走到窗前,指着楼下说:“看车牌号啊,不是很明显吗?”

“那你怎么知道那?#22659;?#26159;我的?”

姑娘颇有成就感地笑了,?#25300;也?#30340;,我一看到你就觉得像是开那种车的人。你看,你的车子轮胎上沾满了泥土,你的?#36335;?#20063;都是皱皱巴巴……”,姑娘说到这里随手拎起张离的外套,闻了一下,立刻皱起眉头,“哎呀,臭死了。要不我给你洗洗吧。”

张离彻底被这个姑娘打败了,他觉得这个女人挺有意思,不像是那种?#31181;?#28866;叶的无聊女人,相反还有一丝文艺气息,肚子里应该有不少墨水,脑袋也很聪明,做这个行业真是太可惜了。张离想了一下,反正自己最不缺的就是时间,于是对姑娘点点头,说:“好吧,那你留下吧。”

姑娘顿时变得高?#20284;?#26469;,凑到张离跟前,开始解上衣的扣子。

张离一把拦住了她,从钱包里摸出一百块钱塞到她手里,说:?#25300;?#24456;穷,只能给你这么多。?#36824;?#20320;什么都不用做,陪我说说话就可以了。我已经一个多月没和人?#20808;?#30495;真地聊过天了,舌?#33539;?#24555;退化了。”

姑娘把钱收好,笑了,“你真的对我没有任何想法?我太了解男人了,天下没有不偷腥的猫。现在是个正人君子,?#28982;?#20799;可就变成衣冠禽兽啦,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。”

张离也笑了,说:“你还会读心术?我不信。有句老话不是说嘛,你又不是驴,你怎么知道驴是怎么想的。”

姑娘笑得更欢了,“先生,你是想说‘子非鱼’的典故吧,跟驴子有什么关系。?#19968;?#30495;是搞不懂你这头驴子呢。”

张离本想卖弄一下,没想到弄巧成拙,羞成了大红?#24120;?#21482;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狡辩道:?#25300;?#37027;是故意幽你一默。”

看来这个姑娘确实很有才,张离更加好奇了,他一心想弄明白一位才华横溢的女孩子为什么会沦为一个妓女,难道现在这个行业竞争都这么激烈了吗?但?#35760;?#24819;后?#24202;?#30693;道如何开口去问,总觉?#26790;?#36825;种问题有些不妥,只得作罢。

倒是姑娘毫不避讳,想到什么就问什么,“你觉?#36855;?#20457;谁比较大?”

张离愣了,试探性地反问道:“你是指……年龄吗?”

姑娘拍了张离一巴掌,阴阳?#21046;?#22320;哼了一声,指着张离说:“你看你看,开始不正经了吧。除了年龄还能有什么?”

张离不好意思地笑笑,说?#25300;?#24863;觉差不多吧,我长得比?#21916;?#20419;。”

?#26159;?#26970;张离的生辰八字之后,姑娘煞有介事地说:“你记着,女人是最会掩饰自己的生物。当你看到一个化了淡妆的女人跟你差不多岁数的时候,这个女人肯定比你大。就比如说我,比你大了足足三岁。”说到这里,她伸出三个手指头,得意地在张离眼前晃来晃去。

张离心想,真是奇怪,别的女人?#24049;?#19981;得自?#20309;?#25104;年,这个女人却因为自己?#32570;?#20154;年长而洋洋得意。张离不禁感慨道:“你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女人。”

姑娘说:?#25300;以?#30007;无数,也从来没见过像你这样有意思的男人。说实?#25300;?#35273;得你挺特别的,既然咱们惺惺相惜,不如你就当我的弟弟吧,以后天南地北的,别忘了在这个小镇上你还有个姐姐……”

张离情绪一下子失控,拍案而起,怒道:?#25300;?#20026;什么要?#24515;?#22992;姐,我没有亲人,也不想和任何人沾亲带?#21097; ?/p>

姑娘吓了一跳,连忙说:?#25300;?#23601;是随便一说,你干嘛这么激动?”

张离也觉得有些失态,连连道歉,“不好意思,不是针对你。只是想起一些痛苦的往事。”气氛一度变得有些尴尬,于是张离又说:?#25300;?#26377;些饿了,你等我一下,我出去买点吃的,咱们边吃边聊吧。”

“下楼左拐有个24小时便利店。”姑娘看着张离的背影,大声地提醒他。

张离走出旅馆,迎面而来的是一阵清爽?#22856;?#39118;,吹得他浑身舒服,也吹散了那个黑暗而又痛苦的噩梦。街上安静的恰到好处,没有一个人影,除了树叶之间摩擦产生细微的?#25104;?#22768;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响。深更半夜的小镇?#24202;?#26159;想象中那样伸手不见五指,这完全得益于天上那轮金黄的月亮和沿街店铺?#20449;?#19978;那些花里胡哨的霓虹灯。

张离从脖子到腰再到屁股?#30171;?#33151;都酸痛酥麻,每走一步就要咧一下嘴同时吸一口气。长时间闷在车里令他的关节变得僵硬,他小心翼翼地伸伸胳膊踢踢腿,双手叉腰扭来扭去,在黑夜里翩翩起舞。不经意间一转身,发现旅馆的?#20449;?#30001;于年久失修,霓虹灯部分损坏,“阿昌旅馆”变成了“可?#31456;?#39302;”,像是在暗示着什么。

张离笑了,心想:怪不?#32654;?#22826;婆说她家?#32570;?#23478;的生意要好,而且来开房的年轻人居多,看来这个奇葩的?#20449;?#36215;了不少的积极作用。

张离并没?#26032;?#20160;么可以充饥的食物,而是买了一些花生米和蚕豆,以及一打啤?#21860;?#24352;离是个细心的人,半路他又折回去买了两包薯片,因为在他的眼里,女人都爱吃这些没什?#20174;?#20859;却能发出清脆声响的食物。

当张离拎着东西回到房间的时候,那个姑娘已经把他的外套和裤子洗完了,正打算拧干挂起来。张离本来计划的是花一百块钱让一个陌生人和他面对面聊会儿天,这样已经很值了,没想到还赠送了洗?#36335;?#30340;服务,这让张离非常开心。

很快地,两个人开始灯下对?#33579;?#25512;杯换盏之间让张离觉得有一丝幸福和感动,因为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和别人喝过酒,在此之前,他听到“?#21860;?#36825;个字眼就会恶心和反感,因为这会令他想起那个畜生。

同样感到幸福和感动的,还有自称小琴的这?#36824;?#23064;,因为这也是第一次客人没有脱她的?#36335;?#36824;给了她钱,还请她喝?#21860;?#34429;然就着薯片喝啤酒有些奇怪。

两人干了几杯,姑娘说:“来,?#27493;?#21543;。你肯定是个有故事的人,我想听听你的故事。”

张离犹豫了半天,还是把刚才那个梦原封不动地讲了一遍。不知不觉半个小时过去了,张离落下话音,感时伤?#24120;?#20030;起杯中酒一饮而尽,抬眼间发现对面的姑娘早已哭成了泪人。

张离不禁一怔,说:?#25300;一?#27809;哭呢,你哭什么?”

姑娘拿起纸巾擤了一把鼻涕,抽抽搭搭地说:?#25300;?#20063;不知道,你讲着讲着,我就哭了。我觉得你的内心实在太?#30475;?#20102;,要是我,肯定早就上吊了。”

张离说:“死倒是容易,但毕竟没有一个活人知道死后是什么样的,万一死后比活着还要痛苦,那我岂不是更亏了。”

姑娘点点头说:“也有道理。”突然又问:“对了,你和赵小瑶结婚一年,没有要孩子吗?”

?#25300;衣?#30149;成那样,哪有心情养孩子。”

“那你一个人流浪在路上?#32531;?#24597;吗?你应该找个?#23601;?#36947;合的伴儿,这样会有安全?#23567;!?/p>

?#25300;?#19981;想再相信任何人了。安全感?你知道对我来说什么是安全?#26032;穡?#36710;胎里有气,油箱里有油,CD里有歌。这就是我的安全?#23567;!?/p>

“虽然我不能完全理解这种感觉,但是觉得很酷。我其实也想像你这样活着。”

张离刚想摇摇头说“你不?#23567;保?#31361;然一阵急促的砸门声划破了寂静的夜。

伴随着砸门声,一个粗犷的声音叫道:“开门!快开门!”

张离第一?#20174;?#26159;?#21644;?#20102;完了,肯定是警察扫黄。但转念一想,我也没嫖娼啊,只?#36824;?#26159;花一百块钱找个女的聊聊天而已,应该不算犯法吧。

姑娘本来想开口说话,被张离一个手势制止了,同时?#21442;?#22905;说:“没事,不?#38376;隆!?/p>

张离刚把门打开一道缝,两个男人顿时涌了进来。一胖一瘦,气势汹汹,手里都抄着?#19968;鎩?#24352;离见势不妙,一?#21568;?#22993;娘拉过来护在身后。

那两个男人看着桌子上的啤酒薯片花生豆,又看看张离和姑娘,愣住了,气氛一时间有些怪异。

胖子挠了挠脑袋,面露难色,向旁边的瘦子问道:“浪哥,这?#26234;?#20917;咱还是第一次遇到,怎么办?”

众人的目光顿时转移到瘦子身上。张离这才注意到这个瘦子其实并不瘦,相反还挺结实,只?#36824;?#26049;边的胖子块头实在太大,显得他很瘦小而已。

瘦子沉默片刻,问道:“怎么还喝起小酒来了?你们俩这么快就完事儿了?”

张离小心翼翼地问:?#25353;?#21733;……什么完事儿了?您是不是找错人了?”

瘦子一声怒喝:“别废话!老子没问你!滚一边儿去!”

这时姑娘从张离的背后走出来,说道:“阿浪,算了吧,今天晚上我不想打猎。”

瘦子满脸疑惑,“什么不想打猎?老子有点蒙,你马上解释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,此时此刻你俩不是应该光着屁股躺在床上互相搂住吗?”

姑娘尴尬地笑了一下,说:“阿浪,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,他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瘦子气急败坏地说:“老子?#30171;笏豆?#26159;蹲点就蹲了大半夜,晚饭都没吃,就是想宰这只肥羊。没想到你却在这里玩浪漫纯情,坏了咱们的大事,你跟老子实话实说,你是不是对这个?#19968;?#26377;意思?”

姑娘两眼一瞪,顿时像换了一个人一样,对着瘦子吼道:“放你妈的屁。老娘说不打猎就不打猎,哪来这么多废话!”又转?#35775;?#20196;胖子,?#25353;?#30805;,把你手里的板凳腿扔了。”

胖子吓得一个哆嗦,连忙把手里?#22856;?#22120;丢到地上。

瘦了?#33756;?#20102;,一屁股坐到桌边,喃喃自语道:“罢了罢了,家门不幸啊,今朝有酒今朝醉吧。”?#20284;?#24352;离喝剩的酒,一饮而尽,又问:“还有酒吗?”

张离没有回话,而是死死地盯住姑娘。

姑娘叹了一口气,满脸歉意地对张离说:“对不起,我骗了你。你也看出来了,我们三个是靠干这个吃饭的,你可以选择报警,但我觉得你不会。”

张离本来一头雾水,但从刚才发生的事情来看,早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。他本?#20174;行?#27668;愤,后来转念一想觉得没有必要,毕竟自己又没有损失什么。反正生活总是不按常理出牌,没人会知道下一秒钟会发生什么事情,他早已习惯这操蛋的世界。

姑娘又说:“你可以瞧不起我,但是?#19968;?#26159;想告诉你,我不是那种随便跟人上床的女人,你可以认为我是个坏女人,但不可以认为我是个公交车。”

张离连忙说:“?#36824;?#31995;的,我只是个过路的人,我的想法没有?#25970;?#37325;要。”

姑娘认真地说:“不,别人怎么想我?#36824;埽?#25105;就是不想让你那样想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《踽踽独?#23567;?#38271;篇小说
2.0万字 · 432阅读 · 5人关注
身世悲惨的少年张离众叛亲离,饱尝人生疾苦和世间丑恶的他不肯向命运妥协,也不愿被现实束缚,愤然卖掉房子换成车,孤独上路。哪里是晴天,就在哪里停歇,随后继续启程,依然一个人,随遇而安,踽踽独?#23567;?#19968;路看尽人间冷暖和社会百态,也发生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。如果你可以从张离的身上看到自已的影子,?#25970;?#24685;喜,你也是个向往自由的人……
Web note ad 1
澳门番摊游戏
<tr id="2okqm"></tr>
<sup id="2okqm"><small id="2okqm"></small></sup>
<rt id="2okqm"><optgroup id="2okqm"></optgroup></rt><tr id="2okqm"><optgroup id="2okqm"></optgroup></tr><rt id="2okqm"><center id="2okqm"></center></rt>
<tr id="2okqm"></tr>
<sup id="2okqm"><small id="2okqm"></small></sup>
<rt id="2okqm"><optgroup id="2okqm"></optgroup></rt><tr id="2okqm"><optgroup id="2okqm"></optgroup></tr><rt id="2okqm"><center id="2okqm"></center></r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