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r id="2okqm"></tr>
<sup id="2okqm"><small id="2okqm"></small></sup>
<rt id="2okqm"><optgroup id="2okqm"></optgroup></rt><tr id="2okqm"><optgroup id="2okqm"></optgroup></tr><rt id="2okqm"><center id="2okqm"></center></rt>

《踽踽独?#23567;?#22235;、碰瓷

96
张厌墨 Excellent
1.3 2019.03.09 16:39 字数 4815

路旁的杨树飞快地向后奔驰,张离透过车窗只能看到一棵棵模糊的黑影。他喜欢在这种安静的小路上开车,?#36335;?#39569;着一头巨兽驰骋在荒原,有种唯我独尊的感觉。他甚至在不减速的情况下闭上双眼,握紧方向盘,十秒后睁开眼睛发现依然行驶在道路中央,于是兴奋地大吼一声。

张离打开音乐,首先飘进耳朵的便是水木年华的《在他乡》。

“我多想回到家乡,再回到她的身旁,看她的温柔善良,来抚慰我的心伤……”

张离苦笑一声,心想这歌词对他来说简直就是扯淡。他已经没有家乡可以回,也没有谁的身旁能让他依偎,赵小瑶确实温柔善良,却终究敌不过现实的残酷,不仅没能抚慰他的心伤,相反还往他的伤口上狠狠地洒了一把盐。

他时常会想起赵小瑶,他理解她悄然离去的苦衷所以并不恨她,但是她消失的过于迅速了以至于没给张离任何反应的?#22868;洌?#36825;令他产生了巨大的心理落差。张离更希望她能面对面真诚地告诉自?#33322;?#35201;离开,然后按正常程序办理离婚?#20013;?#20197;张离的性格,他是不会苦苦纠缠赵小瑶的,就算他爱得死去活来。

反正全身上下?#23478;?#32463;湿透了,毛毛细雨和倾盆大雨又有什么区别呢。

张离切了一首歌,将本来为7的音量调成了10。他有个毛病,不管听音?#21482;?#26159;看电影,不管用电脑还是什?#29943;?#22791;,音量一定要调节成5或10的整数倍,坚决不能容忍音量滑块停留在7或13这样不?#21916;?#19979;的地方。张离沉浸在优美的旋律里向远方眺望,期待着前方出现美丽的景色。

汽车顺着蜿蜒的道路拐了个弯,开始出现稀疏的行人和车辆,路边补胎和修车的店铺逐渐多了起来,不时地冒出一个加油站。张离还注意到崎岖的小路变得越来越宽越来越平,且路旁的树木也越来越稠密。种种迹象表明,这里离县城不远了。张离放慢速度又走了大概两三?#31181;櫻?#30475;到路边一个中年男子不停地向他招手,张离降下车窗问了问,原来是搭顺风车的。张离其实并不喜欢陌生人上他的车,一想起别人的屁股坐在自己的车座上就会觉得心里别扭,其实不只是张离,开车的男人绝大多数都有这种感觉。当然了,两种情况除外,一是开车的是出租车司机,二是搭车的是个美女。

“哥们儿,是去县城吗?#30475;?#25105;一段吧。”

被一个油腻的中年男人称呼哥们儿,这有点让张离觉得不爽,不情愿归不情愿,但他还是打开了门锁,毕竟张离骨子里是个热心肠。

中年男?#24433;迅奔?#24231;位上的CD随手推到一边,一屁股坐了上来,顿时车里飘起一股狐臭味儿。这个男人连句谢谢也没说,就开始喋喋不休起来,还不时地降下车窗,朝窗外吐一口浓痰。张离忍着巨大的恶?#27169;?#26377;一搭没一搭地听着他扯淡,期待着他能赶紧到地方然后从他的车子里滚出去。

这个讨厌的男人明显没坐过什么好车,在车里东摸摸西看看,觉得哪儿都新鲜,没过一会儿就毫不?#25512;?#22320;把空调给鼓捣开了。张离白了他一眼,没说话,以为这下他可以老实一会儿了。可是没走几?#31181;櫻?#36825;个?#19968;?#23601;对张离的审美产生了质疑,?#30340;?#36825;都听的什么破歌,难听死了。于是哼着“伤不起真的伤不起……”开始不停地切歌。

张离突然一声惊呼:“完了,爆胎了!”,赶紧打开双?#37327;?#36793;停下。

中年男子说:?#23433;?#33021;吧,我怎么没听到动静呢?”

张离说:“真爆胎了,是你那边的前胎。我这车好,爆胎听不着动静。”

中年男?#24433;?#20449;半疑,第一反应就是下车去查看情况。

张离等的就是这一刻,他迅速拉住车门,一脚油门下去喷了中年男子一脸的尾气?#32479;就痢?#30475;着后视?#36947;?#36339;脚大骂的身影,张离厌恶地说了一声:?#21543;当疲 ?/p>

县城是张离比较喜欢的地方,它不像大城?#24515;?#26679;喧嚣也不像村庄那样冷清,大小刚好,没有压力,也不会堵车。在这种地方你基本可以买到你想买的任何东西,而且价格肯定会让你心里舒服。这里的人们圈子就这么大,彼此都眼熟因此也没必要算计,大家日出而作?#31456;?#32780;息,舒适惬意逍遥自在,连呼吸都是均匀的。

路两边都是小型门市,有卖烟?#38138;?#33590;的有卖瓜果蔬菜的,基本上没什?#29943;?#24847;但是店家看起来还是忙忙碌碌的。张离看着他们,突然感到一?#38752;招椋?#21746;学家说过?#25353;?#22312;即合理”,那么他活在世上究竟意义何在呢?除了他以外,好像每个人都在忙忙碌碌,忙着挣钱,忙着生活,努力让明天能比今天更好一些。可是在他张离的心中,明天没什么?#21892;?#24453;的,昨天没什么可后悔的,今天还是老样子,漫无目的毫无追求的活着。难道要一直这样下去,直到?#29992;?#28431;尽老态龙钟,然后孤独地死在路上吗?细想一下,这样倒也不错,只是他担心自己坚持不?#22235;?#20040;多年,毕竟孤独的情况下时光总是过?#27809;?#24930;。

既然这样,张离想,那就先给自己定个目标吧,让自己显得?#33618;?#20040;无所事事。张离考虑了一下,目前他最想做的就是游遍祖国的名山大川,毕竟很少有人能够有?#22868;?#36367;遍每一块美丽的土地,而他却最不缺?#22868;洌?#22914;果能做到这一点,那?#33756;?#26159;个伟大的人。张离对自己的想法感到非常满意,一下子变得高兴起来。

前面越来越热?#33267;耍?#23567;饭馆逐渐多了起来,张离打算在这个地方停下来吃口饭,顺便规划一下接下来要去的地方。他放慢车速,正要寻找美味而又便宜的食物,发现前方有个老大爷迈着魔性的脚步向他的车走来,离他的车越来越近了却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。张离赶紧刹住车,并按了几下喇叭,但这完全没有影响到老大爷继续前行的步伐,他甚至开始小跑起来,一直跑到张离的车前,然后趴在发动机盖?#21916;?#20197;优雅的姿势倒下,开始痛苦地呻吟起来。

现场迅速地围满了群众,大家明显?#24049;?#38386;,不想放过任何一个看热闹的机会。

张离心里一紧,完了,这是遇到碰瓷的了。他赶紧下车,于是群众的眼神全都从老大爷转移到了他的身上。张离第一反应就是过去扶那老头,还不忘问一句“您没事儿吧?”

话音?#31456;洌?#24352;离顿时后悔了,这样一来好像显得是他撞了人理亏似的,好人何必要对坏人如此?#25512;?#21602;?想到这里他赶紧松手,起身站到一半的老头突然失去平衡,顿时一屁股坐到地上,于是呻吟声更加响亮了。

张离赶紧向围观群众表示清白,“我没撞他,车是停着的,是他自己撞上来的。”

人群中一男?#21448;?#36131;说:“小伙子你过?#33267;?#21834;,不管是不是你撞的你也应该把老爷子扶起?#31383;。?#21448;把他扔到地上是几个意?#36857;俊?/p>

一个大妈赶紧附和道:“就是就是,这么没素质,肯定是撞了人不想承?#31232;!?/p>

众人一片哗然,有的人已经拿出?#21482;?#24320;始拍视?#25285;?#27605;竟这是个能给自己的微博和朋友圈增加人气的好素材。

张离急了,拼命地向大家解?#20572;?#24182;开始后悔没给车子加装行车记?#23478;恰?/p>

有人说:“这附近有没有监控摄像头,看一下不就知道怎么回事了吗?”

马上有人说:“这条路连个红?#30192;?#37117;没有,怎么可能有监控呢。”

刚才那人两手一摊,对张离说:“那没跑了,不管是不是你撞的,这下?#32479;闪四?#25758;的了。”

又有个人说:“哎,大家快看,这车是外地牌照。一般来说,外地人都心眼?#25285;?#32943;定是他撞的。碰瓷这种缺德事儿我们本地人怎么干得出来呢,对吧。这小子撞了人还想倒打一?#36965;?#30495;是坏了良心。”

众人马上表示赞同,指着张离开始骂。

张离欲哭无泪。

老头躺在地上一脸痛苦地摆摆手,说:?#25300;一?#36523;疼,快不行了。我要给我儿子打电话。”说完,?#32479;?#19968;部智能?#21482;?#29087;练地拔了一个号码。

奇怪的是,到现在为止,没有一个人提出打120?#26412;?#30005;话。可能是因为?#28982;?#36710;一来,就表明这场热闹要结束了吧。大家潜意?#29420;?#37117;想让这份热闹尽可能地?#20013;?#19979;去,毕竟这种热闹不是?#21051;?#37117;有的看。

?#27426;?#20037;,老头的儿子打了一辆出租车赶了过来。一下车,张离傻眼了,这不就是刚才被他扔到半路的那个油腻中年?#26032;穡?#36825;还真是犬父无虎子,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。不知道为什么,张离有些想哭,又有些想笑。

油腻男一看是张离,二?#23433;?#35828;,迈着大粗?#21364;?#20182;老爹的脑袋上跨过,抡起膀子甩了张离一个耳光。张离一下?#29992;?#20102;,捂着脸愣在原地。

围观群众一下?#26377;?#22859;起来,就好像是看一部电影,本来是个悬?#21892;?#19968;旦动起手来就有了动作片的元素,现在的影片已经进行到了高潮,大家都在期待后续情节的发展。

油腻男这一巴掌带动起了现场的节奏,使他由一个群众演员一下子升级成?#22235;?#20108;号。他趁着大家气氛高涨,情绪激动地向围观群众诉说着张离的罪状,“这小子开车太猛了,刚才差点撞了我。我就想着会出事,没想到一转眼又把我爹给撞了。”

此时众人心里已经毫无疑问,认定张离就是肇事者。

张离心如死?#36965;?#24515;想,这个世界太险恶了,看来还是不能随便做好事。

油腻?#20852;担骸?#20154;既然?#33618;?#25758;了,你说怎?#31383;?#21543;?我看你也是远道而来,大家都不容易,我也不想太为难你。这样吧你拿?#35282;?#22359;钱,我自己去给我爹看病,你走你的就行了。”

人群中一个声音说:“?#35282;?#19981;行,太便宜他了,至少要三千。”

张离面无表情,捂着火辣辣的脸说:“哪有这样的道理,我明明没撞人还?#33618;?#25171;了一巴掌,竟然还要我出钱?”

油腻?#26032;?#19978;把?#25104;?#21040;张离面前,说:“你可以把那一巴掌打回来,但三千块钱少一个子儿也不?#23567;!?/p>

张离表示没钱,事实也正是如此。大家僵持在原地,气氛一度有些尴尬。

群众一看,这哪儿行啊,都把电影的节奏?#19979;?#20102;。

于是又一个声音说:“你开这么好的车怎么会没钱,既然想抵?#25285;?#37027;只能报警了。”

大家?#36861;?#34920;示赞同,毕竟看完了悬?#21892;?#21644;动作片,还想再看看警?#20284;?#20294;是马上又出?#33267;?#26032;的问题,有人认为应该找交警,有人认为应该找民警,大家各持一词。

经过大家激烈地商量和讨论,最终决定找民警。因为交警是管交通的,目前来看这个案件属于欠钱不给,这是民事纠纷,不在交警的管辖范围。再说了,有问题找民警总没错。

一辆警车姗姗来迟。

两位民警详细地了解了一下现场情况,并从不同角度拍了很多照片,一系列的专业操作让张离安心不少。但最终的判定是张离作为肇事者要负全责,这令张离大失所望。

碰瓷的老头看到这阵势有些心虚,竟然自己慢慢地站了起来。

民警一看,说:“太好了,?#20808;?#30475;起来没什么事,小伙子算你走运。这样吧,别三千了,你赔给?#20808;肆角?#22359;钱得了,作为精神损失费。”

张离两手一摊,为难地说:“警察同志,我觉得损失精神的人是我。”

民警白了他一眼,有些不满地说:“小伙子你怎么不知?#20040;?#21602;,我好意从中间协调,让你少拿一千块钱你还不愿意。要么我不管了,你们两个协商解决吧!”

油腻?#26032;扯?#31505;地给民警递了根烟,说:?#23433;?#29992;协商了,听警察的,听警察的。”

民警对着众人大手一挥,“都散了吧!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围观群众对这部电影的结局都比?#19979;?#24847;,意犹未尽地散开了。

民警对张离说:“你要跟我们去一趟局里做个笔录,另外我们还要调查一下你有没有其他的犯罪记录。我们这个县城比较和谐安定,总是有外地的逃犯来这里避风。另外你的车我们也要暂扣几天,?#33539;?#19968;下是否为盗抢车辆。”

张离有苦说不出,就像吃了蛆一样难受,只能从旁边银行的取款机里取了?#35282;?#22359;钱。油腻?#24515;?#21040;钱,给了张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,一脸满意地离开了。

在县公安局折腾了半天,张离终于做完了笔录,正要离开却意外地发?#33267;?#20004;个熟人。

不是别人,正是李浪?#32479;?#29748;。

看着两人带着手铐,张离一脸惊讶地问:“你们怎么也进来了?”

李浪?#32479;?#29748;表情呆?#20572;?#26970;琴脸上还挂着泪痕,眼神里也透露出不甘。两人都有些憔悴,一言不发。张离还想继续追问,但被民警赶了出来。

张离走在街上,他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?#23478;?#22825;了,整个县城笼罩在一片灰蒙蒙的小颗粒里,说不清是雾还是?#30149;?#26412;来很清爽的县城?#36335;?#19968;下子变得污浊不堪,棱角分明的建筑物也突然变得破败斑?#25285;级?#20250;有?#29992;?#19981;紧不慢地行走,但张离却有种错觉,映入脑海的是一具具行尸走肉在死城里漫步,寻找可以?#40092;?#30340;新鲜血肉。

张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。这个时候雨滴开?#38388;冷?#27813;沥的落下,张离赶紧快走几步,拐进一个家常饭馆,要了一份鸡蛋炒饼。他心如死灰地坐在靠窗的?#39318;?#19978;,呆呆地望向外面,一边等着填饱肚子,一边等着雨过天晴。他身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已,本来计划的是在下一个城市找份临时工的工作干上十天半个月,但是被坑了?#35282;?#22359;钱之后他不得不提前实行这个计划,不然连给斯?#21520;?#21152;油的钱都没有了。

张离突然又想起来自己的车还停在公安局大?#28023;?#37027;辆车是他的生命他的一切,现在却孤零零地在停一个陌生的地方,任凭脏污的雨水淋在身上。张离安慰自己,就当是免费洗车了吧,这么一想心里顿时平衡了许多。

这个时候,张离的炒饼做好了。他机械地往嘴里扒着饭,感觉像是吃着一盘树叶。这盘树?#37117;?#20540;十五元人民?#36965;?#36825;让张离有些心疼。

窗外的雨越来越大了。

《踽踽独?#23567;?#38271;篇小说
2.0万字 · 432阅读 · 5人关注
身世悲惨的少年张离众叛亲离,饱尝人生疾苦和世间丑恶的他不肯向命运妥协,也不愿被现实束缚,愤然卖掉房子换成车,孤独上路。哪里是晴天,就在哪里停歇,随后继续启程,依然一个人,随遇而安,踽踽独?#23567;?#19968;路看尽人间冷暖和社会百态,也发生了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?#36866;隆?#22914;果你可以从张离的身上看到自已的影子,那么恭喜,你也是个向往自由的人……
Web note ad 1
澳门番摊游戏
<tr id="2okqm"></tr>
<sup id="2okqm"><small id="2okqm"></small></sup>
<rt id="2okqm"><optgroup id="2okqm"></optgroup></rt><tr id="2okqm"><optgroup id="2okqm"></optgroup></tr><rt id="2okqm"><center id="2okqm"></center></rt>
<tr id="2okqm"></tr>
<sup id="2okqm"><small id="2okqm"></small></sup>
<rt id="2okqm"><optgroup id="2okqm"></optgroup></rt><tr id="2okqm"><optgroup id="2okqm"></optgroup></tr><rt id="2okqm"><center id="2okqm"></center></rt>